键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键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孙中山手札是真是假众说纷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28:37 阅读: 来源:键盘厂家

本月12日,孙中山陵寝免费向游客开放,前天,前来拜谒中山陵的游客人数突破五万。作为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的一言一行都备受瞩目。而近日,一本孙中山先生的手札现身民间收藏机构艺兰斋,也引起了相关专家学者的关注。那么,这本孙中山的手札是如何被艺兰斋收藏的?手札里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内容?专家学者们是如何评价这部孙中山手札的呢?

孙中山手札封面

孙中山手札流向日本

这本手札大小近似一本24开的笔记本,线装,封面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底下的棕色硬纸壳封皮,一个就是贴在封皮上的红纸。共有22面,内容既有书信,也有序言,还有电文,涉及到1913年到1924年共十一年的时间,内容排列有点乱,包括:1923年在广州写的关于国民党改组委员会的电文、 1918年致列宁和苏维埃政府电、1914年在日本写的中华革命党入党誓约书、1924年在韶关写给某国民党元老的一封信等。

无疑问,作为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的每份手札都弥足珍贵。那么,艺兰斋是如何能够收藏到这本手札的呢?

据艺兰斋负责人介绍,这本手札是他们在2008年的一场拍卖会上拍来的。据说这本手札是2004年,由一位中国留日学生从日本带回国内。那么,孙中山的手札怎么会流到日本去了呢?

由南京市档案馆于道远、王长喜撰写的题为《宋庆龄追查孙中山先生重要文稿》的文章中提到,孙中山自1925年3月在北京去世后,他所有的书稿、文件,都留给了夫人宋庆龄。宋庆龄把这些遗物都妥善保存在自己位于上海莫利哀路的寓所里。但是1937年上海沦陷,日本宪兵沪南分遣队连续三次搜查宋庆龄寓所,将孙中山的这批遗物劫掠一空。后来,为了掩人耳目,日本归还了部分给汪精卫政府,另一部分运回了日本。汪精卫政府将孙中山的遗物保存在中央研究院旧址。日本战败投降以后,南京市长马超俊将22件文稿归还给了宋庆龄。至于被运到日本的孙中山文稿,国民党地下工作人员通过日本浪人,花20万日元将其买回,并交给了重庆国民政府。

孙中山中华革命党党证

如果以上资料成立的话,这本2004年才被从日本来回的孙中山手札,应该不属于这批由宋庆龄保管的孙中山遗物。那么,这会不会是孙中山自己带到日本去的?因为孙中山在4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有近20年的时间在日本。

这本手札最迟的信件是在1924年10月间。而这一年的11月,孙中山应冯玉祥之邀,扶病北上。在去北京之前曾去了一趟日本,逗留了10天,会否就是此行,其手札留在了日本呢?广东孙中山故居纪念馆萧润君馆长认为,无论是生前还是身后,孙中山的东西流往海外都有很多途径,所以从日本回流孙中山的手札并不奇怪。而著名的书画鉴定专家张荣德认为,这本手札内容没有按时序装订,可能是后来的收藏家自己装订的。

非立誓约时所写而是抄录本?

相关专家看到了这本孙中山书札后,对其中的1914年在日本写的中华革命党入党誓约书提出了质疑。对照其影印本,专家分析了其中许多疑点,那么,这份誓约书真的是孙中山所写吗?为什么两个版本会有差异,究竟孰真孰假?紧接着,又有专家对手札内的字体和印章提出了质疑,那么,艺兰斋是如何判断这本手札的真伪呢?

党证需加盖指纹引争议

在手札中有一份孙中山手书的加入中华革命党的誓约书。1911年10月的辛亥革命虽然缔造了中华民国,但是果实很快就被北洋军阀袁世凯窃取。为此孙中山发起二次革命,但是很快便失败了,孙中山被迫流亡日本。他在日本反省二次革命失败的原因,感到当时的国民党人心涣散才导致革命失败,同时由于二次革命的速败,很多人灰心丧气。为了重举革命大旗,再造一个能战斗的党,孙中山决定成立中华革命党。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国民党不能负荷革命需要的情形,孙中山要求入党者无论资格多老,都要重立誓约,绝对服从其领导。1913年,孙中山亲自起草了一份誓约书。

关于中华革命党的入党仪式,除了这份誓约书,当时每位党员还有一个党证,南京中国近代史博物馆副馆长刘晓宁介绍说,在党证内页,需要加盖指纹。为了这个指纹,当时革命者当中起了很大的争议,有人就反对加盖指纹,认为这个举动带有封建色彩,但是孙中山坚持要求印指纹,他认为需要一个仪式来加强这种契约的严肃性。所以我们今天看到的中华革命党的党证都是有指纹的,而这些指纹已经成为指纹研究的重要资料,南京的指纹博物馆里就收藏有这样一份党证上的指纹的复制件。

与影印本相比,手札有疑点

1914年7月中华革命党正式成立,手札中孙中山的这份誓约书落款时间正是此日期。在台湾出版的一本画册里,影印有台湾收藏的孙中山先生的党证和誓约书。台湾的这份誓约书在内容上与艺兰斋收藏的这本手札里的誓约书完全一样,但是在格式和署名上却存在差异。台湾的誓约书是写在一张完整的纸上,而手札里的誓约书是写在两张纸相对的两面上。誓约书抬头“立誓人孙文”在台湾版本里是与正文内容写在一排的。而手札里的誓约书在抬头之后是换行重写的。在誓约书的结尾,台湾版是先署名后署日期,手札内是先署了日期后署名。在台湾版本里署名为“中华民国广东省香山县孙文”,而在手札里署名是“中华革命党人孙文”。

两个版本究竟孰真孰假?

陕西师大历史系的退休老教授张翰林认为,台湾版的誓约书与党证保存在一起,应当是真迹无误。而手札里的誓约书也并非就是赝品。张荣德介绍说,虽然孙中山平时的文件保存都是由秘书来完成,但很多时候一些需要留存的重要东西,他就会抄录一份。艺兰斋美术馆的负责人也认为,毛主席就有抄录自己的诗词的习惯,艺兰斋还收藏有傅抱石抄录的自己的诗作,当时报上发一篇,傅抱石就自己抄一篇。

“这是否有可能就是孙中山在一段时间里集中抄录了这些信函?”刘晓宁建议换一个思路,回到当时的历史情境下,看一看有没有出现这种可能。一是在 1914年7月8日那天,孙中山写了两份不同版本的誓约书。二是保存在手札里的这份,由于它的后半部分是跟1924年的一封信写在一张纸上的,那是否有可能孙中山在1924年,距中华革命党成立10年的时间,再重写一遍呢?这些都需要有关于孙中山行为习惯的大量史料来佐证。而且我们需要再查验一下笔迹,是否保留了孙中山一贯的笔锋、笔触的特点,因为孙中山的笔迹不同时期有不同变化,是否与同时期文件笔迹一致?这些都是要考虑到的问题。

若为真迹,手札价值不可估量

而蔡鸿源先生则对手札内的字体和印章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其字体风格与孙中山留存下的正式文稿并不一致,在现有传世文稿里孙中山的字体是欧体和柳体的结合,偏圆润。而手札里的字体偏行书风格。而且所用印章也没有出现在孙中山印鉴目录中。但是艺兰斋负责人认为,当初拍下这部手札,是因为其经过业内权威人士的认可,而且,他们主要是看中了这部手札的历史价值。况且对文件造假者来说,这部手札的利润并不高,不符合造假者一贯的口味,况且,手札内的蚁蠹是很难做出来的。而张荣德也表示对这样一部书札来说,造假难度太高,从头到尾这么多字,用钢笔造假已经很难了,何况是毛笔,而且要笔和墨全是旧的。张荣德认为手札里的字体的风格、结构、线条与孙中山的大字是完全一致的。孙中山作为一个革命先行者,他的字大气、圆润,造假者很难有这种心胸和心态写出孙中山的字体。针对蔡鸿源提出的印章问题,张荣德表示印章一模一样反而容易是赝品,若造假一定会选大家在之前的作品中出现过的,铜版印刷非常简单,印鉴目录不一定收录了所有的印章。

刘晓宁表示,经过纸质、墨色、笔迹等的鉴定之后,如果能确认这份誓约书确是孙中山先生手书,那它的价值将是不可估量的。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胡小武博士亦认为,如果这份手札为真迹,那么“这份手札将建构出两岸文化交流的平台。”

剑灭逍遥破解版

泰利的魔法旅途下载

江湖风云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