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键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业保险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2:12:13 阅读: 来源:键盘厂家

农业是基础性产业之一,也是典型的风险产业。利用保险手段是降低农业风险的主要途径之一。

据了解,在我省阜新市养奶牛户,每头奶牛保险费用是500元,这对他们是不轻的负担,但幸运的是,保费的50%由财政补贴。这是去年辽宁省政策性农业保险的一个试点。

中共中央、国务院在2004年、2005年的“1号文件”中分别提出,“要加快建立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选择部分产品和部分地区率先试点”和“扩大农业政策性保险的试点范围,鼓励商业性保险机构开展农业保险业务”。业内人士认为,在我国开展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的时机渐趋成熟。

民间互保的“农业保险”

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中国自然灾害频率高18个百分点,自然保护成本高27个百分点,生态恢复成本高36个百分点。由于很大程度上受到自然因素影响,中国农业比世界农业平均发展成本高5个百分点,使得我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不强。

由于我国农业保险事业发展滞后,受灾的农民很难得到及时相应补偿,往往丧失了恢复生产的能力。

而这其中,海洋渔业的危险性及恢复能力尤差。

5月10日,记者在采访辽宁省船东互保协会常务理事、辽宁省渔港监督局局长陈旭昌时了解到,目前,在海洋渔业捕捞方面,保险还处于群众互助性阶段,带有补偿性质,但是还没有真正的商业性保险。其代表性机构就是1994年成立的中国渔船船东互保协会。辽宁省船东互保协会去年收保险费用2411万元,比上年增长了17%,参保人数达4.88万人,参保捕捞船只2170条。

尽管渔业互助参保组织在发展,但是陈旭昌道出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渔业是一个危险性极大的行业。辽宁省每年渔业死亡人数平均在100至150人。仅以去年为例,保费是2411万元,而这方面的赔付就达1200万元。据统计,全省捕捞船员大约在20万以上,参保人数却不足1/4,而全省的捕捞渔船约有两万只,参保不到1/10,远远低于安全保障线。

许多捕捞船只是父子同船,出现危险后,家里只剩妇女,天灾之后很难自救。每年辽宁省在对渔民的救助方面都要投入100万元,要求渔船作业编队生产,尽可能减少危险系数。但是陈旭昌认为,  不但渔业方面自身抗灾能力有限,辽宁全省因为自然灾害包括旱灾、涝灾、雹灾以及蝗灾、虫灾等灾害,农业每年的绝收面积都在10万公顷以上。因而,利用保险手段来降低农业风险就成为抵御天灾并迅速恢复农业生产的重要途径之一。

专业性农业保险公司尝试

农业风险是有目共睹的,但对于农业保险的发展却由于市场经营主体缺位,农业保险有效供给不足。国内保险公司很少涉足农业保险业务,经营的农业保险项目种类只限于种养两业。

据了解,多年来,我国只有人保公司一直将农业保险作为其经营业务中的一个险种,国内其他保险公司很少涉足农业保险业务。可以说,我国尚未真正建立起农业保险机制。

但可喜的是,农业保险试点近几年已经在一些地方展开。

2004年,国家在上海、四川、吉林等9个省、市开始农业保险试点,并相继批准成立了上海安信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专业性农业保险公司,批准成立了首家外资农业保险公司———法国安盟保险公司成都分公司和黑龙江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探索多层次和多种形式的农业保险发展之路。

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对吉林这个农业大省具有特殊的意义。据了解,吉林省由于农村保险分散、风险大、费用高,加上经营农业保险没有经验,赔付率连年居高不下,大灾之年的赔付率最高达到444%。自1995年以后,由于商业化公司对农业保险业务采取审慎的态度和严格的核保,收缩了一些风险大、亏损多的业务,使农险规模快速萎缩。到2004年,全省农业保险业务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

作为东北首家专业性农业保险公司,安华去年7月由吉林粮食集团等省内7家著名企业筹资成立,注册资本为2亿元。针对吉林省农业经济发展和农业风险特点,安华产品借鉴法国安盟的经验,为农业、农村、农民提供包括种养两业险、农民家财险、农民短期健康险与人身意外险等在内的全方位、一揽子保险服务;销售方面,将依托吉林省农村信用社现有渠道,深入乡镇基层开展农险业务。

5月12日,记者获悉,安华成立半年来,虽准备近期首先启动与吉林省农业经济发展关联最为紧密的产业化龙头企业延伸种养农户的保险,这也是各地方政府和农户保险需求最强烈的业务。但是由于国家配套政策尚未出台,政策性补贴尚未到位,很多试点工作还不能开展。

农业保险必须借助政策推动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农民虽然对农业保险有需求,但投保能力弱是一个普遍性问题,许多贫困地区的农民连扩大再生产的基本资金都没有,大灾之年农民的生产、生活只能靠政府的救助,更别提保费的缴纳。农业风险的特点造成费率和经营成本相对城市业务要高,连普通保费都承担不起的农民,更拿不出这笔钱来了。

农民承受能力低造成了这样一种事实,保险公司对保险标的的测算和农民承受能力之差十分巨大。凡是农民强烈需要保险的都是风险比较大的保险标的,费率测算就比较高。吉林安华通过调研统计,种植业和养殖业农民平均只能承受30%左右的保险费。在农民增收问题未得到根本改观的情况下,农户交纳保险费的能力短期内不会改变,同时也抑制了农民对保险的需求,也是农业保险展业发展困难的原因之一。

辽宁省保监局财险处高翠认为,农业作为基础产业,由于自身的弱质性和生产过程的特殊性,面临着许多风险,包括自然和市场双重风险。如果风险处理得当,农业将获得持续发展。反之,将给“三农”带来灾难性后果。就辽宁而言,去年人保公司在烟叶方面的赔付额在150万左右,赔偿率达到200%至300%。这样高的赔偿率如果没有政府的政策性支持,很难有商业性保险公司会继续做下去。

另外,农业保险也很容易出现道德风险,在农民低收入水平下推行农业保险必须借助政府力量的推动,争取政府的支持,特别是政府对于一些巨灾风险的补贴支持。她建议,在农业保险方面除加大宣传力度外,农业保险应以建立政策性保险公司为主、商业性保险公司为辅的经营模式,或政府委托商业性保险公司经营农业保险,将农业保险单独按政策性保险核算的模式来经营。

而据记者手中掌握的信息,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先后与产业政策与法规司、畜牧局和中国渔船船东互保协会合作,已经开展了专题(重点是渔业和畜牧业)政策性农业保险研究。研究表明,在我国开展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的时机渐趋成熟,但全面启动政策性农业保险的时机尚不成熟。

再生塑料中国进口政策方向改变撬动了世界固废格局高压喷枪

医疗3D打印市场广阔突破瓶颈后或迎来爆发增长电炖锅

乌干达推广种植高产腰果慈溪

宋钟基太阳的后裔片场受伤取消今明两天拍摄房祖名

相关阅读